卡萨布兰卡

我明知我与此世无缘却依旧执迷梦境

背书。。。不想背

立一个flag,要是全过,买下购物车里两天lo裙以及去次漫展

你,拥有了一个金丝雀的蛋

这是你拥有的第一个或许也是最后一个有生命的物品

你细心照料着这颗蛋

吃饭的时候放在最温暖的地方;出去的时候小心翼翼的护住;睡觉的时候时刻也注意着。。。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蛋孵化了

一只小小的金丝雀出现在你的手中

你是多么惊喜,你拥有了一个属于你的小生命

小小的金丝雀睁开了眼,

小小的金丝雀的眼睛里全部都是你

你骄傲的告诉着所有人

“我有了属于我的小小的金丝雀”

你更加努力的照顾之着小小的金丝雀

小小的金丝雀慢慢长大

直到那一天

你发现小小的金丝雀会飞了

小小的金丝雀开始变成金丝雀了

你和你的金丝雀一起出去朝着所有人

宣告

“我的小小的金丝雀长大了。”

“是呀”

人们看着你的金丝雀说

“小小的金丝雀变成金丝雀了,你要开始学会放手了呀”

你看着人们

“为什么要放手”

“金丝雀还会长大,会成为真正的金丝雀…”

“那个时候,真正的金丝雀会离开你的…”

你点了点头

“……我要学会放手……”

你开始让你的金丝雀出去与同样的金丝雀玩耍

你有点寂寞

但是金丝雀每天都会回来

每天都会回来为你表演小小的节目

我的金丝雀,多么可爱,多么漂亮,多么聪明

你自豪的想着

想到这你忽然不怎么寂寞了

开始期待今天的表演

但是

今天,直到晚上你的金丝雀还没有回来

你按不住心准备去找

门,被敲响了

门口是和你一样养着金丝雀的邻居

邻居的手上捧着你的金丝雀

“你的金丝雀今天和对面的金丝雀闹起来了…
…腿上受了些伤,我帮你处理好了…”

你接过邻居手上的你的金丝雀

愣愣的听着邻居的话,愣愣的送走了邻居

你捧着你的金丝雀跌坐在了门口

你的金丝雀,纤细的小腿上裹着刺眼的白条

这个时候你才意识到

我的金丝雀,多么可爱,多么漂亮,多么聪明
但是,我的金丝雀,多么的脆弱

风大一点,会被吹走;雨大一点,会被淋湿;温度热一点,会难受;冷一点;会生病……

想到这你打了一个冷颤

平常最喜欢和你的金丝雀待在一起的就是对面的金丝雀

你捧着金丝雀慢慢站起

轻轻地走到你的床旁

轻轻地将你手上的金丝雀放在枕头旁

看着金丝雀慢慢地梳理着羽毛的时候

你的脑海里出现一句话
危险,不止这些。

是的,连熟悉的金丝雀都会攻击你的金丝雀

那么你的身边那些之前未注意的呢

你发现你身边的一切都在盯着你的金丝雀

“你的金丝雀,多么可爱,能让我看看嘛”
  ……

“你的金丝雀,多么漂亮,能让我抱抱吗”
……

“你的金丝雀,多么聪明,能让我摸摸吗”

……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

这是我的

你环住了在你的枕旁的金丝雀

低头看到了一双盈满了你的眸子

“……我会保护好你的……”你发下了誓言

你打造了一个专属于你的金丝雀的房子

“……我会和你一起生活,我会保护好你……”

你的金丝雀依旧用那双盈满了你的眸子看着你

你的金丝雀亲吻了你

你。。。。。。

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啊啊啊啊,我们只是喜欢全职高手喜欢里面的人,为什么要放那些图在那里,只是喜欢一个人想为他能贡献一份我们自己能在不同次元做的事情,我们只是喜欢他们,为什么要放那些图,你知不知道有人会怕那个怕到精神衰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知不知道对别人的伤害有多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在杀死我自己

这是我自己的自我阐述。

我的生活到了现在过去了19年,才分过了我的18岁生日。到目前为止,我却感觉我已经过完了我的一生。

体会过人生的七大苦,却一直不明白自己所想要的。

来到这个世上的我,知道那么多的事情做了那么多的事,接受了那么多的东西却连我就现在想做什么,自己都不知道。

就像是一场梦一样,我从小的时候记忆直到小学六年级都是没有的。

从初一开始我好像才重新被赋予了一场记忆一样,之前的记忆都不会存在。

我不知道我究竟消失的是哪些,也不知道消失的是痛苦还是快乐。

我只知道父母告诉我的,曾经快乐的记忆,爷爷和奶奶告诉我的,曾经痛苦的记忆。

我对小时候的感受都来自他人。

我从小的身体就不好。

到现在身体已经糟糕成一种地步。

腰椎间盘的损伤造就了我这个一辈子都不能再跑,跳,甚至连游泳都不行的身体。

我只能走路。

而这个和来自血液中的基因造就了我今生不能拥有我的孩子。

抑郁症,

很多人都说在现在这个社会上,很多人都在得,现在的社会,你说自己没点什么心理疾病都不好意思混下去。

可他们有没有真正体会到抑郁带来的痛苦呢?

我只能说,我也拥有着抑郁症。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我都记不清。

等我反应过来,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已经是很长很长的时间了。

除了这个,我还有什么,社交恐惧,人群恐惧。,还有最大的一个,感情缺失。

我不能分辨出什么是亲情,友情,爱情。

花了整整12年的时间,知道了什么是友情,

花了整整17年的时间,知道亲情。

爱情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遥远了。

我喜欢他三年,努力为他成为了最好自己,但是到现在也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今年我看着他有了女朋友也只能祝福了。他是在我最黑暗的时候出现,在那之前我从未知道自己也是会有人看到并且会在意我的感觉。我可能会一直喜欢下去,也可能会不再喜欢。但现在能做的只是在他身边静静的看着就好了

夜宴(序)


黑暗,完全是黑暗,没有光没有声音,这是我幼时对家唯一的感受。

双亲从小的时候就很少能看见,一个人在家成为了最长的事情。

门被锁上能看到外面的只剩下自己房间里的小窗户。抱着玩具看着窗外小小的天空成为了习惯。

很长的时间自己在回想幼时的事情,发现已经只剩下在家时的感觉。

书上说:人在小时候经历的一些事情哪怕被自己的记忆给封锁起来也会干涉到未来的发展。

或许现在我在行走的道路正是幼时自己做出的决定或许也只是我在少时幻想时所铺下的因果……
                                   


                                       报告书
                                    
……………………

他跟我说他的理想国是一个全面平等,没有罪恶的国度。人与人和谐相处,没有了种族歧视,没有了位高权重的人与普通人的地位差距……

他像个孩子一样,说起他的理想国时眼睛里带着光。
他也确实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在他的眼里世界一切都是美好的,只要他在努力些他就可以将身边的一切变得更好。

他还是逃避了他应该面对的现实,看见我的时候他吓了一跳随后就镇定下来。

我没有和他讨论夜宴的事,我们讨论了他的梦想,当然是他在说我在听。

很难看出他是曾经经历了那些事情的人,他还带着希望,他的眼里还有着光。

我并不能给出太多的建议,我的想法一直都是一样的,夜宴还是照常进行但是他会是什么角色我不能告知,也许会是最后的转折点。
                                                            
                                                                 撰写者:安杰利娅

短篇 逆神(二)完

我现在接着讲了。

情况持续了很久但在某一个普通到极点的一天改变开始了。

神父,您怎么了?为什么抖的那么厉害?您真没什事吗?

那我继续了。因为啊那个孩子获得了一把匕首,ta紧紧的抱住了那把匕首,ta知道这是ta最后的机会了。

那天孩子例行被拉出了惩戒室在修女要抽取的时候拿出了匕首扎了进去,没有一点迟疑。随后,另一个修女也倒下了,惩戒堂里全部都沾染了鲜血。

神父!您没事吧!对不起,我忘了神父只是一个普通人,对于您可能太血腥了吧。那时的我也是吓了一跳但过一会就好了。您要继续听啊!

第一次杀人的孩子没有恐惧而是站在那里轻抖着像享受着什么,过了一会ta就向大厅走去,我知道ta要做什么,只剩下那个神父了。

但是可笑的事情发生了,神父那天没有使用完全部的力量。但也没有什么用,被启动了的孩子像恶魔一样来到了神父身面前,举起了匕首。

那个神父没有死,他靠着那微不足道的力量逃出了教堂,满身鲜血的他在外面告诉众人那个孩子是背叛神明的恶魔,那群人举起火把在教堂前堆满了柴禾开始了他们的烧死恶魔的行动。

我在人群中什么话都没有说,直到进入教堂前我从未告诉别人这件事。

神父你说神会原谅我吗?

神父,你为什么要离我那么远呢?

神父,你为什么要那样看着我?

神父,你为什么你那么害怕呢?

啊~神父你终于认出我了!我好开心呢~从见到神父你的第一次起我就牢牢记住了你的脸,你的声音,你对我做的一切。

但神父竟然忘了我呢,我很伤心的啊。

那个时候神父你明明说会永远记住我的为什么我在你的面前你却没认出来呢?

对呀!我是怪物,从地狱里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怪物,可这怪物不正是你一手创造出来的吗?

呐,神父,神现在会原谅你吗?
     

短篇—《逆神》一章~

    神父,我有罪,神会原谅我吗?

    您在教堂待了多久了呢?您看到了多少教堂的黑暗面吗?我看见过哦,在小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孩子被带到了一个小教堂,小小的教堂里只有一个神父和俩个年老的修女。
  
    对了,神父,您收养过孩子吗?能被您收养的话绝对是很好的。
   
     但是那个孩子很惨的,神父看孩子的时候并没有什么表情但我感觉的到他在厌恶那个孩子,修女也对孩子极度的厌恶。
    
     她们对孩子说ta是这个世上最不应该活着的人,收养了孩子的神父是孩子最应该效忠的人因为孩子这种原来应该成为连奴隶都不是的人竟然在教堂中生活。

     孩子原本是深信不疑的直到他们发现了孩子的才能,他们的脸上出现了那个孩子从未见到的神情,现在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因为贪婪而兴奋扭曲的表情。
   
      神父,您知道有了才能对于那时的孩子来说是什么吗?
    
      那个神父利用ta的能力在外面风光无限而孩子被关在了没有光的惩戒室,每天只有在被拉出抽取能力才会在外面,能力快要被抽取到干涸的时候才停止,每天只有一个干面包和一杯清水。
      
       神父,您在听吗?

长生是无数人想要的存在,可谁能长生。
        
《圣经》上说人最开始时居住在伊甸园中拥有长生,但因亚当与夏娃的偷食禁果,被赶出伊甸园,上演了伊甸园的悲剧,长生被从人身上夺走。

时间是埋葬一切的根本,远古的故事流传下来改变了原来的样子,胜利者掌握着历史,撕开完美的皮囊剩下的只是腐烂的内在。
 
什么是活着,人活在这个世上为了什么?
             
一切一切不过就是傀儡戏一样。

我主坐在高高的王座上,俯视所造之地,人像蝼蚁一样为取悦主而忙碌,但所得的生命也不过是神抛掷骰子所获点数。无论怎样终焉之时还是会来到,那时活着的人想死,将死人的想活,这就是人最大的奇特处。
 
游戏啊早就开始,只不过没有人知道。舞台上的演员慢慢就位,只等主角的归位。
 
逃不了啊~逃不了啊~如果死了的话是不是就不会有这些烦心事了吧,但自杀不就是最沉重的罪孽吗?

那又怎样呢一个人能活多久了,无论多久还是逃脱这个该死的命运,现在在做的不过是些苟延残喘的事情。每个人都不过是神的羔羊,在恶魔将苏醒时喂给恶魔的食物。